主页 > 司法考试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細數大疆Ronin 4D的前世今生

发布日期:2022-06-21 14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10月,大疆正式發佈了DJI Ronin 4D(大疆如影4D)——全球首臺8k四軸電影機。這是一款搭載全畫幅禪思X9雲臺相機,整合了四軸增穩系統、LiDAR鐳射跟焦系統、無線圖傳控制系統的一體式電影機。

  很多從無人機認識大疆的人們,把Ronin 4D的發佈當成大疆的一次“跨界”,但實際上,早在五年前,當Ronin 4D這個名字還沒有出現的時候,它的雛形已經誕生。

  2012年,大疆發佈的專業三軸雲臺“禪思Z15”成為了當時行業裏穩定性最好的雲臺産品,也和筋斗雲S800一起成為了大疆第一代專業航拍解決方案。這些産品不僅在天上的無人機上受到追捧,也被很多愛好者拿來DIY到了地面拍攝的相機身上,他們也癡迷于大疆無人機級別的穩定能力。這讓大疆的工程師意識到了新的機會,他們開始開發在地面影視拍攝中使用的雲臺增穩技術。

  很快,相關産品OSMO PRO/RAW系列的發佈,就給當時的移動攝影帶來極大震撼:它的主要改動就是在X3、X5等無人機雲臺的基礎上增加了控制手柄,人們第一次意識到小巧的設備也可以輸出穩定而高品質的畫面。之後大疆開始正式打造針對地面端專業影像的如影産品線。

  在無人機産品快速發展的歲月裏,大疆自己的影像系統也在快速成長。2015年大疆發佈首個自研影像系統CineCore,之後不停迭代,大疆相機研發團隊還是少數能與Technicolor和FilmLight等世界頂級色彩管理公司開展深度合作的企業。

  到了2016年,大疆的工程師們不再滿足於此,決定製作一台顛覆性的攝影設備——用一台一體化的機器完美融合雲臺的穩定能力和高品質的拍攝能力。第一個原型機很快就造了出來。今天來看,它很像是一台改裝了的無人機。靈感來自當時的悟2影視航拍無人機。工程師們把悟2無人機的機殼卸載後,將裏面的電路板進行了更週密的設計,給它安裝上屬於手持設備該有的舒適按鍵佈局,達到他們認為的最舒適的握持方式。然後,工程師們還給它配上了大疆自主研發的禪思X7雲臺相機——它在今天依然可媲美市面上最頂尖的S35畫幅的單眼或無反相機。

  大疆的工程師們帶著這臺原型機走進劇組,導演和攝影指導端詳著這臺還冒著新鮮熱乎勁兒的機器,微微皺起了眉頭。由於僅僅支援DL卡口鏡頭,機身僅支援錄製功能和最基礎的手動對焦,新加入的第四軸也只能應對有限的使用場景,同時圖傳技術也急需更新換代。它被認為只適用於少數電影拍攝場景。

  工程師們最初的天真迅速碰了壁,這也讓這條産品線迎來一次關鍵的抉擇——究竟是要繼續花大力氣研發,來實現自己已經碰壁的超前構思,還是就此別過,不再追逐這個幻夢。最終並沒有浪費太多時間糾結。他們很快決定要繼續做下去。即便是重新思考很多技術路線,甚至是否定過去花了巨大心血構思的設計,也要做下去。因為他們相信這會是一款跨時代的産品。更重要的是,他們相信電影機不應該是當時的這個樣子。

  在大疆公司總部的許多顯眼位置,都寫著公司的價值觀“激極盡志,求真品誠”。在這些員工的描述中,求真像是一種對“第一性原理”的帶有大疆特色的表述:是否做一件事情的判斷依據只有一個——當你認為它還不是它應該有的樣子,且可以用技術手段來優化它的時候,那就做吧。

  曾經天天研究代碼和結構的大疆工程師們開始進駐劇組,整天和影視從業者泡在一起。他們相信只有這樣才能真的找到電影機“應該有的模樣”。負責影像模組的博士和攝影師成了朋友,在無人機領域堪稱技術大牛的産品經理幹起了攝影助理的工作。一個個片場前線的員工,把看到和學到的反饋給後方的工程師,工程師在後方星夜兼程完成一輪又一輪的研發。

  大疆工程師身上都有一種技術的浪漫,他們熱衷的事情,就是基於自己對世界的理解,用技術力量來改造不合理的現狀,從而讓它更接近本來該有的樣子。而他們中很多人所描述的這個“該有的樣子”,是一個能讓每個人從技術中獲益的世界。落在Ronin 4D身上,它最核心要改變的,就是今天人類依然被攝影器材的重量和複雜性所限制的這個事實。

  要改變它,顯然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。你的産品在技術上必須要足夠超前和強大,要有那個能改變局勢的利刃。而這往往意味著要做其他人沒做過的事情。

  對於Ronin 4D來説,第四軸就是這個利刃。工程師們和劇組泡在一起多月後,最終認定Ronin 4D要做的就是在跑步、上下樓梯、近距離平移、狹窄空間運鏡、車拍等各種複雜的拍攝場景下,讓攝影師們擺脫現有的枷鎖。

  過去,人們主要使用斯坦尼康來拍攝這些場景。它由美國人Garrett Brown發明,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流行,並在上世紀的90年代左右進入中國。數十年的使用中,基於它已經延伸發展出一套生態。它能很好的解決動態拍攝時的抖動問題,但作為交換,是拍攝者身上沉重的負載,持續負重的不適,數年的學習門檻和極高的操作門檻,以及一個成本可觀的龐大配套團隊。顯然,這是一個亟待被新的技術來改變的領域。

  大疆的工程師給出的方法是一個主動控制四軸增穩系統。加入第四軸,是大疆首次提出的概念。所謂第四軸,就是在傳統三軸雲臺的基礎上,大疆為Ronin 4D引入了豎直方向的Z軸穩定,並建立了一整套包含TOF感測器、視覺感測器、氣壓計以及全新演算法和硬體的複雜系統。

  消除Z軸的抖動從技術上來看,無疑是一種剛需。然而,在已經非常成熟且繁複的電影工業體系裏,它並不是所有場景都在面對的關鍵問題——那些本就會耗費鉅資投入到拍攝過程的大製作,斯坦尼康體系依然是標配。而且,要實現這個功能需要大疆的工程師投入巨大的智力和物質成本。

  最終大疆的工程師還是決定要把它做出來。因為他們知道,大製作成本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享有的資源,但每個人都可能有自己製作一部“電影”的夢想。這個功能做出來,將給他們帶來創作的希望。

  Ronin 4D的發佈不是一個終點。在這個設備最終成型的過程中,如影的工程師團隊也改變了自己的定位。“我們不再是做工具而已,而是開始參與改變影像這件事本身。”Ronin 4D的存在對於存在許久的傳統設備來説,就像汽車之於馬車。大疆沒有選擇做一輛更好的馬車,而是要讓“攝影”這件事成為它應有的樣子,用新的技術來創造出更好的工具。

  “這個行業的秩序,這個世界的秩序,是不是就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?”大疆的資深工程師自問自答道。“顯然不是。它還有很多要優化的地方。所以我們要不斷的審視,追求一件事情最應該有的樣子。這就是大疆的精神內核。”